時時彩官網|魚有佛性

近來讀了不少有關戰爭的文章,電視熒屏上也活躍著各種各樣的抗戰大劇。情不自禁,時時彩官網重新對戰爭産生了思考。

  “醉裏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。八百裏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聲,沙場秋點兵。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雳弦驚。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生前身後名。可憐白發生!”讀著把吳鈎看了,欄杆拍遍的辛棄疾的詩,感到的是一種凜然殺氣和磅礴之勢。你是否感覺到一種熱血,一種沸騰。我想是有的,人不熱血枉少年,然而生活在安逸舒適的21世紀的我們,不曾經曆過槍林彈雨的洗禮,離那刀光劍影的時代更是遙不可及。所以好像理所應當地認爲戰爭就如同武俠小說中的打打殺殺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。多麽希望自己能夠身臨其境,來體會其中的萬丈豪情。

  可是,我們錯了,戰爭不是刺激,而是殘酷!

  有人曾說:“戰爭沒有勝利者,只有失敗者。”現在想想,的確如此。戰爭的起因常常是利益的誘惑,姑且不論正義與非正義,經過一場惡戰,失敗者就不說了,沒有被打敗的一方也一定損失十分慘重,又如何稱得上勝利者。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因爲戰爭的勝負而“喜歡”戰爭的,也許只是因爲你傾慕能連百萬大軍,馳騁沙場的將軍,或是敬仰能殺敵與千裏之外,百發百中的王牌狙擊手。對,這些人憑借他們的功績進入了曆史的史冊,可是,你可知一將功成萬骨枯,多少白發送黑發!分崩離析,妻離子散,多少的血和淚才成就了一個人的光輝。“江東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來未可知。”“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。”倘若這些對曆史的假使成了真的,那必然免不了一次生靈塗炭,血流成河。由此可見“百戰疲勞壯士哀,中原一敗勢難回。江東子弟今雖在,肯與君王卷土來?”,王安石的評價還是十分客觀的。

  再看看八年抗戰,最終我們把日寇趕走,收複了失地。但是這場戰爭也讓我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南京大屠殺,30萬的冤魂誰來安撫!無數的炎黃子孫失去生命,而他們本可以安詳地過日子。甚至是戰敗國——日本的士兵,他們只是因爲天皇的命令,就來到了中國,最終客死他鄉。戰爭之後,能做的也只有處死戰犯了吧,可這卻遠遠不夠。有誰能爲逝者奏上一曲安魂曲呢?如今,許多人叫嚷著,責罵中國政府不夠強硬,要求與日本決一死戰。可是你們想過沒有,如今國際時局複雜,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一點也不誇張。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真的來臨了,你還有機會喝著咖啡,悠閑地在電腦前玩遊戲嗎!

  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間正道是滄桑。”曆史的積澱給了我們一個教訓——戰,百姓苦;征,百姓苦。銘記曆史,不是要我們學會報複,而是要我們共同去守護美好的明天。生活在和平的年代,真好!

有人問寺院大師,爲何念佛時敲木魚而不敲雞、羊或其他什麽。大師答曰:世間最勤快的生物莫過于魚,從不合目,終日遊動。如此勤奮還需敲打,何況人乎?原來名爲敲魚,實爲敲人。

  又聽說魚的記憶力只有7秒,所以快樂稍縱即逝,煩惱也是蜻蜓點水;所以無所謂露喜,也無所謂含憂。這是否也暗合了佛家的空呢?

  魚在水中遊擺,既不是追逐什麽快樂,也不是擺脫什麽煩惱。只要生命還在就搖尾而遊,不追念前世甘苦,也不奢求來世幸福。正是菩提本無樹,何處惹塵埃?纖塵不曾落過,雜念更是不曾滋生。

  魚從不考慮人如何看待它們,也從不考慮明日的是非禍福,它們只是終日四處遊動,有吃的便吃,沒有便繼續遊。就如雲遊的和尚,緣起隨緣,緣未到亦不強求。

  魚甘做木魚請佛終日敲打,警醒自身。佛理也化作無數的魚警示世間,只是我們不曾理會罷了。

  魚的思考

  魚是否曾經或正在思考過?然而我們不是魚,又怎知它思考與否。于是就出現了莊子與惠子的對白:汝不是魚,焉知魚的快樂;而汝不是我,焉知吾不知魚的快樂。

  我把我心化在水裏,與魚共舞。

  亘古至今,似乎沒有哪種生物能久遠過魚,也沒有哪種生物的種類多過魚。許多的生命禁不起曆史長河的沖刷,漸漸銷聲匿迹,唯有這魚從河裏遊到江裏,從江裏遊到海裏,又從海裏遊到陸地上,也終成了兩棲動物。

  爲何魚的生命力如此恒久?它的祖先有沒有告訴過它如何生存,如何與人相處。我們沒有思考過,不代表魚也沒有思考過。

  也許從古遊到今的魚的確沒有任何思考,可正因爲退卻了矯情的思考,沒有了思考就成了高層次的思考。所以所有江河湖海、淺水深海,只要有水的地方,大魚小魚比比皆是。

  魚的智慧

  據說即使是莊稼地裏,一旦水多成澇,日子稍久,那田間就會有魚苗躍動,而這魚苗就是不知蟄伏了多久的魚籽,遇水就得以重生。

  這便是智慧,不求安居樂業,唯有隨遇而安。衆多生物,霸道如恐龍不可一世,珍稀若袋狼種種。稀有的瀕危了,珍貴的滅絕了。唯有魚,個個看來呆頭呆腦,只要有水便成。除此之外什麽也不挑剔,而恰巧水占了時時彩官網們星球的70%。淺水就是淺水魚,深海就是深海魚,淡水就是淡水魚,即使見不到陽光的地下水裏也有石魚自在地徜徉。于是,魚成了世界上種類最多、數目最多的生物

  你把魚養在魚缸裏,它自由自在地遊,不會抗議空間有限;你把魚放在水族館裏,它也不嫌吵,翻來遊去,自得其樂;你把魚養在水庫裏,它樂在其中,偶爾會躍起欣賞夕陽無限美。

  成爲案板肉時,它也許會掙紮。但正因爲不斷被傷害,它們的繁殖能力也最強。

  魚不擇水而生,而是遇水則遊。

  魚的生存智慧就是這樣——遂了外界的心願,自己遨遊的世界才更寬闊。

2001